少年陈镜泽

你所见即我

泰晤士河(三)

    *我不配拥有这些角色

   

    *ooc属于我

   

    *角色死亡警告

   

    是Sherlock的大学。

   

    眼前仍是Mycroft——成熟版的,穿着齐整的三件套,梳着无趣的背头(至少这时候他头发还很多)。他已经进了大英政府,只是还没有日后的显赫地位,现在他倒是真正的"小职员"。Mycroft熟练的穿过层层教室找到了躲在实验室里的Sherlock。Sherlock一直想要一个自己的实验室,可苦于资金周转问题,他当然不会去求Mycroft更不可能求Mommy,所以他几乎住在了学校实验室里,但这里规矩太多了,他已经不下五次因为违规实验而被禁止进入实验室。

    ———————————————————————

   

    谁都没有想到,包括当事人Sherlock和Mycroft,小Sherly关于公学问题的赌气一口气赌到了大学。

   

    进入公学的Mycroft归家时间越来越少,回到家Sherlock就躲到房间,Mycroft低头几次也没换来Sherlock的开门,于是Mycroft也放弃,等着Sherlock的“懂事”。后来Sherlock也进入学校,这并没有换来他对Mycroft的原谅或理解。他总是不合群的那一个,学不来Mycroft的世故圆滑,被保护地好好的小Sherly第一次感受到了来自同龄人和成人世界的恶意。他不明白只是说出所想那些人为什么会那样对他。他越发用犀利的讽刺武装自己,他开始抵触所有人——包括他曾经最亲近的哥哥Mycroft。他们之间的对话越来越生硬,最后只剩下尖锐的相互刺伤。Mycroft和他最讨厌的金鱼们在一起,这是一个背叛。

   

    Sherlock真的很能惹事,三天两头的打架是常有的事,还有来自被嘲讽老师的抱怨和委婉劝退。所以Sherlock上中学之后,还在大学的Mycroft就接手了Sherlock的“监护权”,去给他擦屁股,总算将Mommy从无尽的烦心中解放出来。当Sherlock快待不下去的时候,Mycroft的解决方案一般是,让Sherlock直接跳级。简单粗暴又意外的好用,也能暂时安抚总不满于课程难度的Sherlock。为什么不让他直接自学去大学?Mycroft终究是希望Sherlock能好好融入社会,虽然目前看来效果很差,但要坚持尝试不是么。

   

    磕磕绊绊Sherlock来到大学。他总是交到了一些“朋友”。Mycroft更愿意形容他们为疯子。事实证明,大学和朋友也没能给Sherlock找到安宁的着陆点。他还是没有方向,被不被认同感和他停不下来的大脑所扰。

   

    Mycroft发现Sherlock吸毒是在他大二,他快气疯了,他怎么敢这么糟蹋自己。Sherlock满不在乎和挑衅的脸让他更加火大,盛怒的Mycroft打了Sherlock一巴掌,Mycroft第一次对Sherlock动手。已经high了的Sherlock迅速反击,一个擒拿就将Mycroft抵在墙上。与一个嗑药high了的疯子没法讲道理,Mycroft对Sherlock的第一次说教不了了之。然后Mycroft在Sherlock清醒的时候找到了他,拿出大家长的威势,威逼利诱,让Sherlock答应了戒断。

    ———————————————————————

   

    Sherlock不在。Mycroft诧异了一瞬,然后脸色阴沉下来。这个时间Sherlock不可能不在实验室,据他所知他手上还有一个重要的实验没做完。那么就还有一个可能,他正在某个瘾君子窝里复吸,这时候应该正在云端。那么他又得动用手中不大的权利去找人了,或者,自己动手,把那个该死的小子找到。

   

    在Sherlock没有可以躲藏时,找他还是相当容易的,你只需要从他那群狐朋狗友下手。

   

    脏,乱,烟雾缭绕,Sherlock处在的环境真是完全不出所料。Mycroft失去了他的耐心,身后的职员直接去疯魔的人群中找到。Sherlock,然后打晕了他。

   

    Sherlock醒来在一个干净的房间里——摆设很简单,一张床,一个柜子一个书桌,还算整洁。Sherlock被铐在床头上,这让他相当不爽。这算什么,去他妈的Mycroft,他要给他强制戒断?刚醒来的Sherlock便积极地寻找逃跑计划。

   

    Sherlock还在为逃跑心烦意乱时,Mycroft推门进来了。他一定在房间装满了摄像头,控制狂。

   

    “Brother mine,我记得你上次答应我戒断仅仅过去一个月。你让我相当失望,这就是你的意志力么,我不得不采取一点强制手段了。”

   

    “收起你那虚伪的好心吧,不就是有一个惹是生非的瘾君子弟弟让你面上无光,有碍仕途了么。”该死我不是想说这个的。

   

    Mycroft脸色沉了沉,“你知道我是为你好,Sherlock。”

   

    “哦,那就是你控制狂的本性让你难以忍受我脱离你的掌控,这让你抓狂不是么,承认你的伪善就那么难么,Mycroft.”


泰晤士河(二)

*我不配拥有这些角色

*ooc属于我

*角色死亡警告

——————————————————————————————

他现在以旁观者的身份站在这里——看小时候的他与年轻的Mycroft兄友弟恭。故事讲了一章节Mycroft便停下了——他总不肯讲更多,说什么为了他的睡眠,这样的吊人胃口让年幼的Sherlock一天都期盼着睡前故事的时间。Mycroft关了灯,与他的Sherly交换晚安后离去。

世界也随之变得一片黑暗,随着小Sherly的沉睡,Sherlock也被弹出这片记忆。绵延的走廊铺满红色地毯,两边排满了房间的门,墙上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他记忆宫殿的走廊,更像是一个检索目录,他根据编号去到某段记忆找寻他想要的信息。现在有点难办了,房间号不见了。他不确定房间顺序是否还遵循他的排列顺序,在他不太清醒的那些日子里,它们常会乱掉。更糟的是,走廊尽头的楼梯不见了,这意味着他被困在了最深的这层,与这些他选择埋葬的记忆一起。

现在只能随便碰碰运气了,他得去记忆里找备用出口。Sherlock推开了手边最近的门走了进去。

依旧是马斯格雷夫庄园,Sherly在院子里的树上看书。Mycroft在树下与Sherlock对峙。Mycroft即将离开庄园去公学,而小Sherly用绝食来表达自己的不满。这时候的小Sherly是听不进Mycroft的道理的,他只会藏到树上去,冷漠地反抗。学校教的东西Mycroft早就懂,不会的自学完全没问题,Sherly不懂为什么Mycroft非要去公学不可,他认为这是背叛。那样再没人陪他猜字谜,包容他下棋时的耍赖,在睡前给他讲故事,没人在他遇到不懂时先假意嘲讽再耐心地给他讲解。Victor不行,他只能和他玩玩海盗游戏,Mycroft是不可取代的。而且他还得独自面对让他胆寒的妹妹,Eurus总让他胆寒——因为无法理解。

最让他愤怒的是,Mycroft这次没有再嘲笑他耍脾气的幼稚然后哄他,他厉声斥责了他——带着烦躁。被宠坏的Sherly感到难以言喻的委屈。所以他如往常在树杈上与Mycroft对峙,那让他至少在空间上有些居高临下的优势。Mycroft似乎放弃了解释他的离去有它的必要性,说些Sherlock也该长大了的话,他只是静默地在树下看着他。

无论是Sherlock还是小Sherly都最恨Mycroft这样,这时候的他总会露出那个眼神,充满疲惫无奈,与隐隐的失望。每次Sherlock搞砸一切,Mycroft真的生气失望时,他就会只是站在对面,那样静默地看着他,仿佛提醒他,他是他们中那个不那么聪明,不那么懂事,只会惹祸的弟弟。那让他感到无比挫败陷入自我厌弃,和没来由的暴怒。所以时隔多年后,在飞机过道,他与Mycroft面面相觑,他的好哥哥又露出那个眼神,他便着魔般要去扳回一城。虽然不愿承认,那个眼神总会让他着魔——另一种意义上的。Mycroft对他的影响在这种时候让他不容否认。最近一次是他杀了Magnussen,Mycroft在遥遥的空中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两人都脚踏实地时,Mycroft又那样看着他——我以为你长大了,Sherlock,他这样说。

哦,对,孩子,Mycroft总这样形容他。这个形容让他相当不悦。如果Mycroft的成长是为了那些愚蠢的金鱼和无谓琐事委屈自己,压抑自己适应社会,他不需要这种成长,也不能原谅成长的Mycroft。

这边的结果是,Mycroft失望离去,Sherlock回到房间继续赌气。成年的Sherlock只能围观,这种什么都做不了的感觉让他觉得很糟,他开始急躁了,得做点什么,时间不多。这次他决定跟随Mycroft的视角试试看,这些场景的共性的Mycroft,也许他就是那个链接纽带。

Sherlock跟随Mycroft来到客厅,Mommy在那里。

“Sherly还在赌气么”,母亲露出她特有的温柔微笑。

“您知道的他总那样”,Mycroft在母亲面前放松下来,露出疲态。

“别担心,Mike,他会明白的,别着急,你得慢慢来。”

“Mommy,他不小了,他总得上学,有一天他会进入社会,我很担心他。”

这发展不太对劲,Sherlock心想,他确信他没有这段记忆,这时候他该一个人在房间里,不可能听到他们的对话,这很诡异。他开始怀疑这是不是他的意识里,或许他在Mycroft的脑子里正展开什么拯救大英政府行动,可他不该什么也不记得。这在遭透了,和Mycroft说他在意且担心他一样糟(让他自乱阵脚)。

Mycroft结束与母亲的谈话也离开了,Sherlock忙跟上去。不管这该死的是谁的脑子,但是跟着他就对了,Mycroft此时倒是有种诡异的可靠感。

Mycroft推开他的房间门,门里射出刺目的白光,Sherlock又短暂失去了他的视觉,再睁眼,场景再次转换。

虽然没人看,但是烂掉我内心过意不去所以还是填一下(我真的太短小辽)

泰晤士河(一)

*我不配拥有这些角色
*ooc属于我
*角色死亡警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Sherlock!"

一声惊叫使夏洛克猛然惊醒,头疼得像要裂开,脑中一片混沌,就像回到了以前无数次他在脏污的瘾君子聚集地醒来的时候。

胸口仿佛压着千斤重量,他不得不大张开口拼命喘气,仿佛他稍有放松就会死于窒息。周围是完全陌生的环境,似乎是郊区,荒草丛生,他不太确定这是否是伦敦周边,太黑了,他的眼睛似乎也出了些问题。

昏迷前的记忆全部变成了破碎的碎片,他稍微尝试去回想,大脑就呻吟着提出抗议,给予他深入骨髓的疼痛。上一次这么狼狈是什么时候,也许是面对Mary的死亡,那种深深的无力感。

爬起来似乎用尽他的毕生力气。无论是哪个混蛋干的,等他找到他,非要让他牢底坐穿不可,Sherlock略微懊恼地想。大脑供血不足让他眼前发黑,他只好靠着树干慢慢等身体恢复。等再次睁开眼,眼球处传来酸涩与刺痛,也许他被按在水里过。这不禁让他想起塞尔维亚,想起,Mycroft。虽然他并不愿承认在这个狼狈至极的时候他第一个想起的是他那大英政府的小职员哥哥。

眼睛终于能重新正常视物,周围是一篇树林,雾气浓重,幽深黑暗。天气很冷,Sherlock不得不裹紧他单薄的黑色长风衣。也许Mycroft此时正躺在他舒适温暖的被窝里,而也许John正穿梭在伦敦的大街小巷为他的下落奔波,他漫不经心地想。哦,poor John.

远处似乎有灯光,也许是户人家。Sherlock拖着自己破败的身体慢慢向前挪动着,树林由密变疏,视野开阔起来。Sherlock看到了墓碑群和,马斯格雷夫庄园。该死,Mycroft该不会又没有关好他那可爱的妹妹吧。夜色浓重,夏洛克迎着冷风走到庄园门口。没有任何火灾痕迹,马斯格雷夫庄园似乎回到了那把大火前的样子,荒草也不见了,花园看起来被人静心打理过。一切与记忆里的细节完全重合。能将庄园复原成这样的,要么是Mcroft要么是Eurus,老妈是没有这样的闲心的,或者一切都不过是他的幻觉罢了。

Sherlock推开门。故地重游让他五味杂陈,他想起Eurus,Victor,年幼无知的自己对妹妹需求的无视酿成的惨剧。还有对年幼时温馨家庭生活的怀念,和那时的Mycroft,虽然一般他不会承认这一点。原来他还是有心的。

家具在黑暗中缄默,二楼的灯光亮着,传来清亮的,年轻的Mycroft的声音。

Sherlock诧异了一瞬,他想,他知道这是哪里了,那个不太可能的可能,他似乎在他的记忆宫殿里。在他的每一次濒死体验,每一次嗑药hign到意识不清时,他都会回到这里。不过和往昔不同的都是,以前都是零散而无规律的场景碎片,这次似乎是连贯清晰的记忆。那么他的身体又在哪里,还在哪个见不得光的私牢里还是已经被他的哥哥救出来躺在巴茨医院的病床上。也许要紧的是,先想办法逃出自己的宫殿,让意识回到躯体。

他悄声上楼,Mycroft的声音变得清晰,那是他用一周的甜点才让Mycroft答应每天晚上给他念的《金银岛》。小小的海盗Sherlock总是痴迷于小吉姆的冒险故事。他以为他早已删除了这么无用的记忆,可此刻它仅因为隔着墙壁的一个声音便迫不及待的通通涌出,甚至连Mycroft低垂的眼睑投下的阴影他都记得清楚。不用推开门,他也能知道里面Mycroft与自己的神情姿势。

所以这是五岁自己的房间。五岁的自己会把出口藏在哪里呢?Sherlock没有头绪,第一次对自己感到如此陌生,记忆里年幼的自己还是太遥远,那时的想法早模糊不清。

TBC

我不行了,警探组太好嗑了,康纳爆炸可爱啊呜呜呜,附一张康纳美颜